常见问题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资讯  > 常见问题
寂寥的油纸伞

信息来源:www.chinaqiulong.com | 发布时间:2021年06月03日

  随着文明的进步和技术的发展,一些油纸伞老手艺几乎必然面临着衰落甚至消亡。然而坚定、踏实、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却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稀缺的气质。
  

油纸伞


  《寂寥的油纸伞》
  
  伞外,晨雾烟雨
  
  伞内,温柔多情
  
  “伞”的出现在我国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,古代汉字中,“伞”由五个“人”字组成,象征着多子多孙;客家方言里,“油纸”又与“有子”谐音,油纸伞被寓意为“早生贵子”。
  
  诗人戴望舒曾倾尽短暂一生,寻找着《雨巷》里撑着油纸伞丁香一样的姑娘;世世代代生活在长江以南的普通人家,每到雨天,红、蓝、黄、褐各种颜色的油纸伞就会在小巷里绽放······
  
  闻强兴:修油纸伞的老头,基本上下雨天肯定一个担子挑挑来了,修——伞——哦!我们知道的。(修一把伞)才几分钱!
  
  50岁的闻强兴从小生活在杭州乡下,油纸伞在他的儿时记忆里带着浓浓的油味儿,时常出现:
  
  闻强兴:破掉的纸伞哦,拿出来他这么修,用柿子漆,一张涂一层,一张涂一层。
  
  你听:每把油纸伞被撑起的时候,声音都不一样······
  
  余万伦设计创作的叶伞
  
  仔细听:每一把油纸伞都有属于它自己的声音,一开一合宛若一呼一吸,仿佛在讲述属于它自己的故事······
  
  余万伦设计创作的竹叶伞
  
  许仙和白娘子的传说为西湖和油纸伞留下了一千多年的伏笔。但翻开史料,杭州油纸伞的较早记载来自于清乾隆三十四年。史书上写:“余杭有董文远九房开设伞店,世代相传。”
  
  余杭油纸伞非遗传承人刘有泉今年已经72岁了,在他的工作室,老人向我们介绍:
  
  一把纯手工打造的油纸伞要经过70多道工序:锯竹、刮清、排伞骨、穿伞、糊伞、装柄等等。在伞面的制作上,余杭油纸伞选用了当地特有的桃花纸,在柿子漆里浸透。然后绘画,上桐油,然后悬吊阴干。
  
  余杭油纸伞非遗传承人刘有泉
  
  制作周期长,利润低。做把油纸伞难度很高,年轻人都不愿意学,又苦又累工资又不高。
  
  刘有泉老人说,这里基本上不产伞了,只是用于展示。现在的年轻人更很少愿意学,如今,他这里的学徒平均年龄都在50岁左右。
  
  开槽机师傅吴志泉
  
  今天的西湖边上,仍然有卖油纸伞,但大多数都是游客买来用于拍照。作为杭州富阳油纸伞二代非遗传承人,伞厂主人闻士善也有着同样的担心。
  
  富阳油纸伞非遗传承人闻士善(图右)
  
  闻士善:年产量去年160万把,主要是日本,他们重视。
  
  记 者:您有没有想过在国内扩大一下市场?
  
  闻士善:国内好像(消费者)不是很感兴趣。日本一个300多家照相馆连锁店每年要(油纸伞)。我是他们知道的生意比较好,但同行都面临着这个问题,生存面临问题。
  
  闻士善的家和厂紧挨着,浓浓的中药味道已经完全掩盖住了原本的伞油味。
  
  无论这里每年每天销售多少把纸伞,选竹、熬制桐油、调制色浆、伞骨夹片这几道主要工艺还是要由他,也只能由他来完成。
  
  老手艺的精良和改良技艺的独到这些都让他痴迷。即便身体不适,但只要谈到纸伞,他的眼里就会有光。
  
  记者和闻士善师傅一起来到了天堂伞集团的生产车间。总工程师龚大舒说天堂伞也一直在研发传统和现代工艺结合的产品。他们也在为老工艺打开销路出谋划策:
  
  龚大舒:老祖宗留下来的伞,现在多了一个互联网加的销售渠道,个人的信息采集在雨伞上面,把它提升附加值。
  
  闻士善:传统工艺只能走精品路线,如果不走精品路线,肯定死路一条。
  
  记 者:您现在有多少工人?
  
  闻士善:12个工人。
  
  记 者:您刚才说您儿子,不感兴趣?他多大?
  
  闻士善:25岁。刚留学回来。
  
  记 者:您跟他聊过,或者培养过他吗?
  
  闻士善:我问过他,他说你们做伞太辛苦,赚的钱好像也不多。他的野心比我大,要赚大钱。其实做伞很辛苦很辛苦。比别人一般的活付出太多,收入呢真的不多,所以这个活儿呢,不太有人愿意干。
  
  记 者:其实不是伞离不开您,是您离不开伞?
  
  闻士善:真的,我离不开伞。如果说不做可惜了,所以我这辈子肯定是做伞了。